量子計算機來了,比特幣就一文不值了?

谷歌高調宣布並演示了“量子霸權”,用200秒的時間,完成了傳統的超級計算機需要1萬年才能解決的問題。

很多人看到新聞就說,比特幣的末日就要來了,例如,《南方周末》就刊登文章說:

量子計算對現有加密技術的碾壓,會把支撐比特幣的信心擊得粉碎。

這些人當中,還包括了華為總裁任正非,他在近期的一次活動中說:

“很多人將區塊鏈說得多麼偉大,但在量子計算面前就一錢不值了。

大人物說的話,總是有很大影響力,於是“量子計算機出現,比特幣歸零”的論調開始到處流行。那好吧,我有必要找出來一個不怎麼出名的人物來PK一下這個觀點。

此人名叫尼克-薩博(Nick Szabo),是一家並不怎麼出名的區塊鏈公司Global Financial Access的聯合創始人,區塊鏈技術行業的人可能知道他,但一般人應該沒有聽說過這個人。

 

看照片長得挺帥,但人並不怎麼出名。

尼克最早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學教授,他在比特幣白皮書發表的10年前(1998年),就提出了“字節黃金(Bit Gold)”的思想。他認為,用戶可以通過競爭性地解答問題,來實現Bit gold的價值,然後構建出一個產權認證系統。

尼克說:

“古董、時間和黃金有什麼共同點呢?由於原始成本或歷史的不可能性,它們成本很高,而且很難偽造這種成本,……(Bit Gold),在實施中存在一些計算機上難以偽造的成本,如果可以克服這些問題,我們就可以獲得金錢。“

“貴金屬和收藏品由於其創造成本太高而具有不可偽造的稀缺性。這才提供了金錢的價值。這種價值在很大程度上獨立於任何可信賴的第三方,……(問題在於) ,你不能用金屬來實現在線支付。因此,如果有一個協議,可以在線創建不可偽造的昂貴的比特,對可信第三方的依賴最小,然後以類似的最小信任安全地存儲、傳輸和分析,那將是非常好的——這就是Bit Gold。”

顯然,尼克說的這些話,已經非常接近比特幣的思想。可惜,尼克不會編程,也沒有開發者找他合作,所以這一思想也就一直停留在思想階段。

不僅如此,尼克-薩博還是如今在區塊鏈行業最重要的應用—— “智能合約(Smart contract)”思想的提出者,因為這才是他的專業和本行。

早在1995年,那時候互聯網剛剛開始興起,尼克就發表了關於合同法如何在網絡安全實現的論文,他稱之為“Smart contract”:

“智能合約是一套以數字形式定義的承諾promises,包括合約參與方可以在上面執行這些承諾的協議。”

“其中的承諾,定義了合約的本質和目的,具體指:合約參與方同意的(經常是相互的)權利和義務。以一個銷售合約為例,賣家承諾發送貨物,買家承諾支付合理的貨款。”

“智能合約以if-then 的方式與真實世界的資產進行交互,當一個預先編好的條件被觸發時,智能合約執行相應的合同條款。”

到了1999年,尼克又發表了名為“上帝協議(The God Protocols)”的論文,他說自己深信有一種終極的技術協議,讓上帝在所有交易過程中,扮演公正的第三方角色:

“所有人都可以向上帝傳達自己的意志(信息輸入的過程),然後由上帝來決定其結果和回報(信息輸出的過程)。上帝掌握所有訊息並給出最終審判,所有人只知道自己的輸入和輸出,無法得知別人的輸入。”

你知道的,就在2014年,他的這一思想被一個俄羅斯的技術天才維塔利克-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通過區塊鏈編程而變成了現實——這就是如今區塊鏈世界中市值僅次於比特幣的以太坊,而Vitalik也從此被人稱為“V神”,而尼克也被稱為“智能合約之父”。

也就是說,如今區塊鏈領域的兩大代表性“作品”,比特幣和以太坊,追踪其思想源頭,都與尼克-薩博有著密切的關係,他也曾在自己的Twitter上概括區塊鏈1.0 和2.0:

“比特幣最有價值的部分是貨幣及結算系統;以太坊最有價值的部分是智能合約的編程環境。”

尼克的這個觀點,目前也正是區塊鍊和加密貨幣領域的共識——我個人也是這樣認為。

2009年1月3日,中本聰創建了比特幣創世區塊,區塊鏈技術與比特幣同時出現。2009年1月8日,他公佈了比特幣系統代碼,這是區塊鏈技術的奇點,此後全世界所有的區塊鏈技術的代碼,都是基於這個代碼的拷貝和修改。

2010年的時候,中本聰沿用了尼克-薩博關於bit gold的觀點說:

“作為一個思想實驗,想像一下一種基礎金屬像金一樣稀缺但具有以下特性:暗淡無奇的灰色,不是良好的電導體,不是特別堅硬,……沒有任何實際或觀賞價值,……它是一個特殊的、神奇的財產:可以通過通信渠道運輸”

因為這段話與尼克-薩博的語言表達很類似,有很多人據此認為,尼克-薩博就是中本聰。

至於任正非提到,量子計算機出現就意味著區塊鏈技術什麼都不是,間接也就否定了比特幣的價值,我想說的是——

價值存在於人們的心中,存在於人們共同認知中(共識),價值其實就是共識。

當比特幣剛出現的時候,因為只有中本聰、哈爾-芬尼等極少數幾個人認知,所以其價值只存在於他們幾個人當中;當比特幣在幾萬名程序員中擴散的時候,價值就存在於那些程序員的認知中;當後來比特幣向幾百萬公眾擴散的時候,價值就存在於這幾百萬人當中;如今的比特幣已經擴展到了2000萬人的時候,價值就由2000萬人所決定——這不僅僅是計算機所能決定的。

好吧,按照那些聲稱量子計算機可以對比特幣形成“降維打擊”的說法,我們來一步步地推算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量子計算機的計算能力上確實高出一個等級,在比特幣挖礦上比傳統的計算機要更勝一籌,甚至可能修改挖礦規則,一下子把剩餘的比特幣全部挖出來——但是你要知道,85%的比特幣已經被人們挖了出來,即便是量子計算機能把剩下的15%全部挖出來,對於比特幣的價值也不可能是毀滅性的打擊。

想像一下,全世界目前擁有85噸黃金,但在地底下仍然埋了15噸,然後出現了一種超級的挖礦技術,可以很短時間內把這15噸黃金給挖出來——然後,你就可以信誓旦旦地說黃金毫無價值了麼?

退一步來說,比特幣並不是某一個計算機裡的東西,而是所有採用比特幣系統的計算機公認的一套算法和協議,量子計算機不可能潛入到所有計算機裡(包括一些斷網的機器)把這些協議都給修改了——反過來可以想像,如果量子計算機有這個能力的話,那意味著我們現有的互聯網根本沒有任何安全性可言,所有基於互聯網的東西都已經喪失其意義。

仍然用黃金做比喻,量子計算機就相當於一個超級世界政府,強行進入每家每戶把黃金都給搜索出來沒收——不是說它做不到,而是說,如果這樣做了,那麼財富、自由、權利、隱私……等等我們人類所珍視的東西,都將變得毫無意義。那個時候,你還會在意比特幣?

再退一步說,即便量子計算機未來能做到像一個超級世界政府那樣運行——我想問的是,這個未來是多久?1年、10年、100年、1000年?

這不,谷歌剛剛宣布自己的“量子霸權”,另外一家重量級量子計算研究機構IBM就出來打假,說你別扯了,你對比的那個超級計算機太弱了,需要1萬年才能算出來那點兒破東西,我的超級計算機在2天半時間內,就能完成你所說的那些運算。

這麼說來,谷歌所謂的“量子霸權”,無非就是新一代超級計算機而已,有啥稀奇的!

誠實地說,看了不少介紹,我還是不太懂量子計算機到底是什麼原理(我倒真希望有人能用通俗的話把量子計算機的原理給我普及一下),谷歌的相關成果是發表在著名的《Natrue》雜誌上的,應該也不太可能是假的——但我還是懷疑,所謂“量子計算”,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超級計算機迭代方式更新而已,然後給起了個“量子計算”的唬人名頭。

要知道,電子物理領域所謂的“量子態”,薛定諤的貓,就像王陽明的花,只能說是一種哲學思維,而現實的人類世界是必須要驗證的。即便,能用這種哲學思維,創建一種全新的計算方式,但其最終的輸出結果,也必須是確定的、可驗證的,否則的話,我不覺得量子計算機對於人類有什麼意義。

我們畢竟生活在現實的三維世界,而時間是單向的,當人類打開箱子那一剎那,看到薛定諤的貓,要么是死的,要么是活的,不可能既是活的又是死的。即便是存在所謂的平行宇宙,在人類世界裡的死貓,在另外一個宇宙裡是活貓,但對我們人類來說,它就是一隻死貓。

回到比特幣。量子計算機是否能挖比特幣,必須是確定的、可驗證的,你不能說量子計算既可能挖出來比特幣,又可能挖不出來比特幣——這句話好像你說了,又好像你沒說。

用一種對未來不那麼絕對的思維,我承認,在遙遠的未來,量子計算可能顛覆比特幣系統,也有可能絲毫不影響比特幣系統,更有可能根本不會出現大家想像中的那種“量子計算機”。

對於我而言,量子計算機大約和共產主義一樣,很多人都相信(不管真信還是假信),遙遠的未來,共產主義一定會實現。那個時候,不需要貨幣,不需要黃金,更不需要比特幣——但問題在於,我們的肉身生活在當下和現實當中,不能​​因為一個遙遠的、一點點可能的狂想,就放棄當前的、可預見的需求——我們總要吃飯穿衣,總要交換買賣,總要賺錢養家,總在想去找到一種不遠的未來更有交換價值的東西……

因為怕尿床,所以就不睡覺;因為怕噎著,所以就不吃飯。

——因為怕量子計算機,所以就懷疑比特幣的價值,大致就相當於這個吧!

原文節錄:開戶之家

(2020 最新優惠活動詳閱Firstrade官網) 【2020 美股投資】重磅再出擊~美股券商Firstrade (第一證券)大幅下調交易佣金至$0 1.免佣金($0美元)超過2200支以上 2.獲晨星星級評分數量超過1100支以上 3.ETF供應商數量100家 【2020 外匯交易】英國最佳2大外匯經紀商實時點差比較(LMAX vs. Darwinex)

文章標籤

比特幣投資

全站熱搜

GoForTr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